旅游文化网

当前位置:
   
小单元 文/张睿
来源:旅游文化网 | 作者:张睿 | 发布时间: 2024-06-26 | 110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小单元

文/张睿

 

她出去一趟。袜子。鞋子。外套。手机。手机的壳。耳机。钥匙。可别忘了带。单肩包。咖啡杯。放在包里。帆布帽。一种心情。一条小狗。最后检查一遍。有缺东西吗。没有。她出去一趟,在柠檬黄的阳光里,把门关上。

她出去一趟。厨房的水壶还在响。没有烧开的水,是一整块白或者银色的方块,随着温度增加,缓慢分散成无数个小块,再分散,就变成了粉末。它们互相碰撞,摩擦,发出越来越尖锐的,急不可耐的声音。然后粉末们飘散开去,充盈了整个房间,让人联想起夏夜的萤火虫,让人像是陌生的旅人,闯进了无色的星光中。让火停下,漫天星光仿佛一瞬间,重新凝聚成了一个稳定的白色方块,她十七岁时泛舟游湖,夏天使人昏,一觉睡到冬夜,当她从湖中央醒来,月亮是一张贴纸,贴在了冰面上。

她出去一趟,她可没有说她什么时候回来。可能是下一秒,她披着柠檬黄的阳光,把门推开。可能要等到一个冬夜,她才出现,像是凭空凝结成的雪花,缓缓落下。等她回来,就像等一锅水开。从来没有一个确切的日期。小单元里我呼吸着,只属于我一个人的空气。像是撑着伞,站在茫茫大雨中。但我为什么要等她回来,我一个人,自私地呼吸着,为什么要等她回来,站在雨中等车,为什么我会盼望,盼望她会在车上。我凭借什么依赖上一个人,我凭借什么觉得别人不是别人,我凭借什么理由相信,人和人之间有关系,哪怕人之间并没有一条线牵连着。我凭什么觉得,她会在某个时刻回来,而不是一走了之?

 她出去一趟,小单元里,她的痕迹在缓慢消失。一开始是冰箱,再没有人习惯冻上一些冰块。用手握着冰,融化,有时候死物,也能给人生命流逝的感觉。冰在融化,时间在流逝,最后竟然全部从指缝间溜走,再也捡不起来,握不住了。然后是电子琴,蒙上了一层尘,一层尘蒙上了音乐,琴变成了哑巴,没有人能够教它开口,唱出优美的诗句了。最后就连太阳穿过窗户,都在郁郁寡欢的空气里沉降,懒洋洋平铺在地上。我好像也要忘记她了,如果她再不回来,我就只记得我在等待,却不记得在等谁。我总是开着灯。

她出去一趟,小单元好像就要把她遗忘。好像小单元对于她,只是一个过程,她要动身前往更远的目的地。她是一个旅行家,不是一个囚徒;她是流浪的诗人,要写出独一无二的诗篇,而不是沉溺于循环往复之中的灵魂,需要找个位置来安放。可是,远方的灯塔,难道对于我,就如此可望而不可及?也许我也是一样,小单元的我,也许也不愿意在水一样的日子中被埋没。

她出去一趟,空房间里只剩下惆怅。韶华流水。深蓝色的小船,像一把水果刀,切开紫色的波浪。

我留下一封信,说我要去流浪。


 

作者简介:张睿,2007年生,现就读于江门市第一中学高中一年级,系江门市作家协会年纪最小的会员。诗文散见于《时代作家》《少年写作》《中学生报》《三角洲》《青年诗人》《江门文艺》《人民日报网》《中华网》《中国文化艺术网》《中国旅游文化网》等。

散文随笔
更多
文章列表
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