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游文化网

当前位置:
   
著名画家文君《疏影三十韵》印象记
来源:旅游文化网 | 作者:薛衔天 | 发布时间: 2024-04-28 | 364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友人王文英(文君)将咏梅力作《疏影三十韵》前十五首(一东——十五删韵)传我,来不及细读,粗看两遍,印象深刻。



突破。当下学习古典诗词,写旧体诗词,蔚然成风。以我所见,以咏物诗而言,无论是印制出版的,还是网络上发表的旧体诗词,模仿者多,突破者无。说到写梅,首推林逋。他爱梅成痴,以梅为妻,写下了“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”千古名句,以至于“疏影”、“暗香”成为梅花的指代词。凡喜爱古典诗词的人无不熟知这首诗,无须引录。这里要强调指出的是,这首诗在写法上是主体(作者)与客体(梅花)分离,没有将主客融为一体。作者是梅花的鉴赏者,梅花是被鉴赏者;尽管作者在赞赏梅花的同时,表露出自己与梅花具有相同的高洁品格,但毕竟花是花,人是人,人无非是借景抒情而已!再举曹雪芹为例,他在《红楼梦》第三十八回,借小说人物写菊,拟出忆菊、访菊、种菊、对菊、供菊、咏菊、画菊、问菊、簪菊、菊影、菊梦、残菊十二个题目,供黛玉、宝钗等一班才女和宝玉选题,作成七言律诗。这些咏菊诗是曹雪芹精心之作,首首精彩。从十二个不同角度将菊花形态与精神表现得淋漓尽致,从多重角度吟咏同一景物,突破了陶渊明。但忆菊、访菊、种菊、对菊、供菊、咏菊、画菊、问菊、簪菊,都是动宾结构,仅从题目,就知道主客分明,不需要翻阅原诗。而菊影、菊梦、残菊三首,从题目上与前几首虽有区别,但其写作路径与前九首完全相同。这两个典型例子可以证明,通过咏物(客体)而抒情(抒主体作者之情),已经形成了咏物诗的固定模式。《疏影三十韵》独出心裁,将诗人(主体)直接入诗,与梅花(客体)融为一身,一起描写。从而文君突破了古人咏物诗的固有模式,这是对旧体诗写作的一大突破,创建了咏物诗写作的一种新体——融和主客体为一身的“融体诗”。



继承。文君突破了“林逋”,首先是她继承了林逋。《疏影三十韵》中的“疏影”当然就是林逋的 “疏影”。“数尽闲云野鹤飞,何如和靖久相违”(五微韵),其中的和靖就是林逋的谥号。“和靖先生”有时也被指代梅花。从中可见,文君对林逋何其尊崇!“不薄今人爱古人,清词丽句必为邻”(杜甫《戏为六绝句》),不轻薄爲文,博采众长,正是学诗者的正确之路。文君对近体诗韵律平仄烂熟于心,运用平水韵得心应手,三十韵每韵一首,不避险韵,每首都中规中矩,而且各有特色。没有对古典诗词的优良传统的继承,就没有发展,没有发展,就没有突破。文君是传统的突破者,更是传统的继承者。



三、诗才。要成为一个真正的诗人,不是每一个人通过努力就能达到的。熟读唐诗三百首,不会作诗也会诌。胡诌可以,但胡诌出来的东西,永远成不了诗。文君有天生的诗人才华,经过后天的努力,有见识,有思想,有骨气。她的诗词,婉约而不失豪放,百炼精钢绕指柔,令人衷肠百转又傲骨铮铮。试举三十韵中的四支韵一首,领略一下诗人的才情。

何堪绿叶晚来迟,雨雪相侵梦也痴。

明镜冰簪凝绾发,暗香玉蕊待开时。

回眸画卷三千韵,落笔烟云九万诗。

为博东风回一顾,胭脂染泪立阳陂。

这是一首典型的融主客为一体的“融体诗”。首联既写梅花,也是写诗人自身。因雨雪相侵,梅花绿叶晚发,不得完美;而诗人也有过坎坷,但梦想不泯,初心不改,壮志必酬。颔联首句回到诗人自身,用凝成的冰簪绾髻,峻美绝伦,既体现生活寒苦,又写出诗人心灵的高洁,下句“暗香玉蕊”当然是写梅花,也暗指才华横溢的诗人自己,又是主客相融,花有开时,人有转机。顺理成章地引出颈联:“回眸画卷三千韵,落笔烟云九万诗”。诗风一转,从婉约而变豪放,堂堂女丈夫的浩气喷薄而出,读者也从衷肠百转,一变而为气冲牛斗。这一联看似夸张,其实有前两联的铺垫,更有作者的实际作为(诗词叠卷,梅竹盈廊),此种浩气正是呼之而出。这二三两联都是佳联。结聨,春风回顾,照应首联雨雪相侵。胭脂染泪立阳陂,是全诗的警句,全诗的总结,也是对未来的展望。胭脂染泪,凄美双绝,与 “梨花带雨”有异曲同工之妙。胭脂染泪带血红,道尽了人生旅途坎坷与辛酸,甚至隐含个人生活中的不顺;但有前一联“回眸画卷三千韵,落笔烟云九万诗”的衬托,这种泪显然是悲喜交加之泪,更加感人肺腑。这首诗创造了咏物诗的新体,全诗结构严谨,环环紧扣,婉约而豪放,跌宕起伏,扣人心弦。非才华横溢的女诗人,写不出这样精彩的好诗!



其余各首,也首首精彩。来不及一一点评,仅摘取其中佳联,从一斑而窥全豹。

一东  三弄忽闻香透骨,一吟堪悟破迷笼。

二冬  多情偷得红颜早,寒影斜开幽梦重。

三江  春函怕问路遥远,且数庄周蝶几双。

四支  明镜冰簪凝绾发,暗香玉蕊待开时。

五微  人间可有殷勤鸟,几度蓬山带梦归。

六鱼  自古知音同逸志,从来傲骨笑浮虚。

七虞  捻碎烟霞调墨色,吟空愁绪入冰壶。

八齐  柔荑捧酒心如玉,冷月凝霜马奋蹄。

九佳  为听春步传来早,每踏晨曦到雪斋。

十灰  人嗟浊水埋冰骨,谁解吟魂绕鹤台。

十一真 杯空月下常沾泪,袖冷冰台不染尘。

十二文 长卷千寻无浅梦,待开二度又逢君。

十三元 梦有风箫吹暖玉,文无花事争鼎元。

十四寒 潆洄小诗随洛水,余音扶翼绕长安。

十五删 大地重铺雪宣纸,松枝漫绘玉龙山。



其实,十五首诗的佳联、佳句何止这十五例。十五首诗就像骊珠回环一样连成一个整体,摘取任何一颗都璀璨夺目!

文君创作诗词的数量也十分惊人。仅以咏梅诗为例,何止几百首!梅花气质高洁,深得诗人喜爱,唐宋诗人多有吟咏,但数量不多。写梅魁首林逋,流传至今的咏梅诗也不足十首!文君不仅是咏梅大家,更是画梅高手,而且每幅画作,必有题诗,诗情画意,相得益彰!梅花高洁的气质已经渗透到她的骨子里,她与梅花已融为一身。《疏影三十韵》就是她咏梅、自咏的精品。

挥毫画卷三千韵,落笔烟云九万诗。

暗香浮动出傲骨, 晴空飞鹤绕寒枝。



这就是我对文君《疏影》的印象。

评论诗词,允许评论者发挥自己的见解,但不一定符合作者的本意。“自古知音同逸志,从来傲骨笑浮虚。”能够阐明作者本意者才算知音。曾为一位画家朋友的山水画题诗曰:“高山流水觅知音,而今誰识伯牙琴?行至水穷云起处,或遇樵夫有一人。”不知道我是否会成为那个樵夫。

2024年4月27日凌晨于北京西山脚下。

文章列表
更多